安妮寶貝清醒紀散文

General 更新 2022年11月29日

  安妮寶貝,筆名慶山,作家,出版長篇小說、短篇小說集、攝影圖文集、隨筆集等各種著作。下面是小編給大家帶來的,供大家欣賞。

  :一日梔子

  在街邊老農的籮筐裡,看到白棉線捆起一小把一小把的花。綠葉硬朗青翠,花瓣潔白芬芳,濃郁如絲緞。青翠的花苞結實飽滿,芳香如同帶有毒性的辛辣。悶熱的夏夜,梔子花帶來關於南方的回憶。

  帶一把盛放的花朵回家。不知如何相待。左右看著都是歡喜,只用清水灌溉。心懷不捨沉沉睡去,忘記用相機把它們拍下來。次日早晨醒來,便發現一把花均已死去。越是美,死便越顯慘淡。發黃萎謝,如同廢紙。一日都不能拖延。

  不甘願被折離枝端失去了靈魂。不能做堅韌的行屍走肉。寧願自毀至形容猙獰,被人丟棄。

  如此,這短而無救的美才深入骨髓,令人懷戀。絕不苟延殘喘。

  這白色香花代表夏天的開始。如同一個女子不可被捉摸的個性,無法調和的繾綣決絕。

  就是要這樣地。被你無法得到地深愛著。

  :六日做夢

  6月某天,做了一個夢。

  看見自己坐船去往一個陌生地。沿著綠色的寬闊大河逆流而上。水波湍急,有巨大的植物,一株株挺立。莖很粗,葉子肥碩闊大,生長在水中央。遙遠山峰上有盛開的大朵芍藥,暗示更多的繁花盛開在深處。綠葉層次分明,色澤蒼翠。

  這地方,就和曾經在夢中出現的許多陌生地一樣,讓人歡喜,卻不知道來處。

  很多夢都是關於行走。看見自己坐船或坐飛機***不知道為什麼,通常就這兩種交通工具***,去往各種陌生的地方,見到各種陌生的人。

  太平洋,悶熱顛簸的輪渡,飛機在天空中滑翔時的俯瞰,土耳其人,無名小鎮……常常會看到河,渡河,山谷,植物鮮豔的顏色。身份不明的人。

  那次夢裡有一個男人,一身白衣,是輕而薄透的白棉,燈籠褲裡露出深紅的底襯。一個背影,走向門外。他似乎是受歧視的。但我覺得他有微妙的驕傲感覺。對他印象深刻。

  有些夢一醒過來就忘記了。有些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,比如十多年,一些細節依然清晰可見,成為了記憶。

  我的夢會有極其絢爛豔麗的顏色,比油彩更凝重。鮮紅的天空,大塊白色的雲疾速掠過,彷彿是故鄉的颱風天氣。坐船,看到孔雀藍的河水和深綠的山巒。那種顏色的質感,彷彿鮮血從眼睛裡噴射出來一樣。這是個突兀而妥帖的比喻。

  還記得天空的形狀,煙囪,柱狀的煙霧,一條一條交叉,縱橫,彷彿水彩一樣清晰鮮明。似還在不斷噴氣。景象壯觀。

  曾經重複了好幾年的一個夢境是被人追趕,不停奔跑。總是跑在一個循回反覆的地方,走廊,或一扇一扇的門,無數次轉折的巷道。跑得已經非常累了,但不能停下來。也許那時候的自己,有著非常強烈的拒絕和不妥協的傾向。但後來知道,那是缺乏安全感的緣故。

  再幼小一些,夢見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從家裡院子的木樓梯頂端跳墜下來。飛翔的恐懼和美感。後來很多人說起都有過這樣的經歷,大概是年少時期骨骼在增長。童年時還曾夢見死亡的人。看不清楚面目,不知道來歷。只見他起初躺在門外,然後起身來敲門。與他隔著門對峙。知道他是魂靈。

  有人會把他自己做過的夢記錄下來,榮格是一個,我的一個做搖滾樂的朋友亦如此。他給我看他的畫,有懸崖,長著翅膀的馬,他自己,以及站在他對面的另一個自己。夢裡發生的事情,是現實中無法遭遇甚至無法想像的。它變成生活之外的一種延續。是另一種激動人心的現實。

  它讓我們能夠有機會看到鏡子對面另一個自己。

  :十五日擁抱

  是在哪一個夜晚。你擁抱我。

  我們坐在一起,就彷彿在輪換著比賽抽菸的速度。

  長時間的沉默。沉默之後,玻璃菸缸裡就堆滿長長短短的菸頭和零亂菸灰。

  如果我們可以這樣理所當然的沉默,就似乎我們可以做理所當然的愛人。

  你沒有太多的話,對我說。我亦如此。

  抽太多煙,因此常常覺得缺氧暈眩。但願我能夠不清醒地跟隨你。

  給你看我二十歲時候的照片。輪廓收斂,眼眸透明。這樣瘦而清決。

  在悶熱的汽車後座,坐在你的身邊。你的呼吸有變化。

  呵。我是這樣敏感的女子。所以經常臉紅,並且會難過。

  一個人笑著笑著,也會掉眼淚。

  你轉過臉來看我。我們之間的空氣變得沉靜如水。

  我們彷彿對峙。但是總有一個人先潰敗。

  誰比誰清醒,所以。誰比誰殘酷。

 

安妮寶貝素年錦時散文精選四篇
安妮小說像散文
相關知識
安妮寶貝清醒紀散文
安妮寶貝清醒紀散文精選三篇
安妮寶貝清醒紀散文推薦三篇
安妮寶貝清醒紀感情散文
安妮寶貝清醒紀讀書隨筆
安妮寶貝清醒紀中的經典句子
安妮寶貝清醒紀經典句子
安妮寶貝最好的散文
安妮寶貝唯美散文句子
安妮寶貝短篇散文集